一根总想换名字的大萝卜

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 像第一次一样

唯独我,不是

唯有这一种渺小能把我摧毁,唯有这样的疼不能叫喊

抱膝于午夜,听窗外的凋零之声:不仅仅是蔷薇的

还有夜的本身,还有整个银河系

一个宇宙

——我不知该向谁呼救

生命的豁口:很久不至的潮汐一落千丈


许多夜晚,我都是这样过来的:把花朵撕碎

——我怀疑我的爱 每一次都让人粉身碎骨

我怀疑我的先天残缺:这摧毁的本性


无论如何,我依旧无法和他对称

我相信他和别人的都是爱情

唯独我,不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余秀华

评论

© 一根总想换名字的大萝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