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根总想换名字的大萝卜

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 像第一次一样

梦旅人

我寻找着世界上的黑




是窗外的乌鸦么 




不它们比这世界白




是我手中的丙烯么




不它们比窗外的乌鸦白




那一定是身着黑色病服的我了




我寻找着世界上的白




是栏杆外的白着医生么




不手中的雨伞比他们白




是身着白色病衣的你么




不窗外的乌鸦比你白




是创造这个世界的爸爸妈妈么




不 




那一定是身披黑色羽翼的我了







还有走在墙上的你




没关系 




因为我马上就要死去 




而世界末日就要来了




到时候 白色的阳光替代我 渲染整个人间




让我替你 赎罪




以死亡的名义





评论

© 一根总想换名字的大萝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