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根总想换名字的大萝卜

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 像第一次一样

五月

“—大地宽广到让人忧伤啊

我是能够在天空倒立行走的,但是我不

 

如何把身体里的闪电抽出,让黑夜落进来

让所有的来路拥抱归途,被月光狠狠地照耀

 

我必然有一种喧哗面对你

而用同等的沉默面对我自己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余秀华


评论

© 一根总想换名字的大萝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