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根总想换名字的大萝卜

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 像第一次一样

下午

“阳光褪去,天色转阴。倦意从屋顶铺下来

我被堆埋得越来越深

如一座矿场回到地深处,金黄的忧伤敛起光芒

时光的旋转中,捂紧内心的火焰

 

麻雀站在平庸的词上,鸣叫。闪烁小舌头

没有被巨大的寂静扑灭

我在这人间底部,着红装,仿佛被遗落的

一颗朱砂

 

这悲悯来自于哪里,必将回到那里

父亲在屋外劈柴。他始终没有堵住那个漏斗

而晃动成我在人间的

一个倒影

 

谁都知道流水在天空流动,翻卷无声

我那些散落在地里的苍耳

把一身的刺

都倒回自己的血肉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余秀华

评论

© 一根总想换名字的大萝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