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根总想换名字的大萝卜

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 像第一次一样

病发

怎么说

我不能说是一个怕死的人, 哪怕是很小的时候 

可是我却是个极度怕疼的人, 想想刀片分离皮肉 我的鸡皮疙瘩可能要起满身了,也许是因为什么都不想了吧


每个人的死都是为他自己的,旁的没有 像是不决胜负的心

化为虚无又溶于万物 就 是云是雨 是风是星 

想来是十分愉快的吧


评论

© 一根总想换名字的大萝卜 | Powered by LOFTER